章小棉不知道自己期待的奖金眼看到嘴又要飞了。

她愣了那么一会立即反应过来,去采访家长和医生。

牧沉沉却在旁边对钟箫箫说,“诶,看来是一场乌龙,巧克力压根就不是我们家的,跟我们没关系,赔偿也应该不用了吧。”

钟箫箫会意,立即接上话,故意说得很大声:“那当然,都不是我们的责任,那肯定跟我们无关,走吧老板,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比较合适……”

什么?

还要让警察过来?

一个家长刚发出这样的惊疑声,钟箫箫就夸张地点头,“那可不是吗,这件事这么大,当然要让警察来!该是谁做的事,一个都跑不了。”

还别说,钟箫箫这小白脸的体型配上粗嘎的嗓音,洪亮得如雷贯耳,几个离得近的家长还真的被吓住了,个个脸色惨白。

完了。

计划失败,不仅搭上了自家孩子,反而一分钱赔偿都拿不到,如今还要惹上警察。

几个配合度本来就不高的家长此时已经崩不住,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手机屏幕这头的安若素已经气得想要冲过去稳住场面了。

一群贱民!

都是干什么吃的。

事先已经说好的台词,交代好的事,被牧沉沉三言两语就挑拨了。

他们怕个屁,就算被查出来巧克力不是牧家的又如何,重要的不是巧克力,而是给牧氏集团泼脏水啊!

一个集团的声誉,经得起几场这样的事故?

安若素的生气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牧沉沉和钟箫箫一唱一和,加上一旁应接不暇的新闻电视台实习记者和一个本着患者为大的医生。

几个家长没等到警察赶来,就已经全面崩溃了。

有胆小的家长偷偷去拨打安若素的电话,但是这个时候还在直播,安若素怎么敢接,当即挂断了。

被挂断电话之后的家长心情宛如掉入冰窟。

方寸大乱来形容也不为过。

牧沉沉又在这时对着镜头一再澄清,出事的并不是牧氏集团,但是牧氏集团向来是良心企业,事情虽然搞了个乌龙,但是企业家有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担当。

所以这次出事愿意赞助所有孩子的医药费,帮助贫困家庭的孩子度过难关。

并且承诺,会给本市的福利院,希望小学,民工子弟小学免费捐助爱心午餐。

最后,牧沉沉还微笑着说:“别的小朋友都有的东西,我们的贫困家庭的小朋友也应该要有,只是巧克力作为零食来说,太容易对小朋友造成蛀牙等影响了,所以我们决定捐助爱心午餐的时候,送上我们的小蛋糕零食……”

弹幕成功被牧沉沉带偏。

“牧氏出品的小蛋糕这个我还真的吃过,我记得我小时候就已经有了,诶,说起来这家还的确是老牌子啊。”

一些网友被勾起了一波回忆杀:

“还真是那个牧氏啊,以前我记得牧氏的logo有一只小笨熊,是我小时候的回忆了,小蛋糕从小吃到大,逢年过节都买了有,没想到这个牧氏就是当年的小笨熊啊?”

“我也想起来了,小笨熊家族的蛋糕,手指饼干,水果冻,我都吃过啊。”

“暴露年龄了,我以前还收集过小笨熊家族的卡片,我记得有一个穿紫色裙子的小熊叫娜娜,当时还买过同款玩偶呢!”

“爷青结!所以当年的五毛钱一包的小笨熊,现在已经涨价这么多了吗?而且还这么高大上了……”

家长们没人关心弹幕里网友记不记得小笨熊和牧氏,他们只知道,牧氏还真是个大企业,不仅要帮他们支付医药费,还愿意出资爱心午餐。

一个家长脸色黯淡无光,“捐爱心有什么用,天下乌鸦一般黑,今天给你捐钱,明天就要你的命!”

牧沉沉怎么会放过这个细节,于是直接抓着这个家长在镜头外一顿盘问。

眼看事情落到这个地步,家长能讲的都讲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